image-text

在AI领域我们经常关注的是谁的技术领先,而当在人工智能与医疗行业深度结合时,面对一个个真实的医院和活生生的患者救治问题,AI不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技术,而是要真实可行的解决方案。保持与国际AI技术水平的同步,依托中国得天独厚的海量患者病历实现AI技术赋能医院,救死扶伤,是大数医达践行的发展目标。

2020年丨第三届

上海丨人工智能大会

邓侃 | 大数医达创始人兼CEO

在2020年第三届上海人工智能大会上,大数医达创始人兼CEO邓侃博士作为受邀专家,以《智慧医院全套解决方案,AI护航医院升级考核》为题,发表了主题演讲。以下为精彩演讲内容:

关于深度学习,以前在美国是一个小秘密团体,是非主流的,而到了2005年却发生了转折;原因来自两个方面,一是技术的快速发展,另一方面,我们中国人的参与度和话语权的逐渐提高,让深度学习的发展一路高歌猛进。

细数近年来的论文,至少在深度学习方面,我们中国人发表的论文数量,占到了全球总数的1/3以上。

尤其在人工智能医疗领域,中国极有机会超越美国。拿今天我要讲的智慧医院解决方案来讲,美国到今天为止并没有完整的方案去规划智慧医院的发展,但是我们中国从政府卫健委这里就明确了方向,并给与了极大的重视和实质性的推动;各家医院和各家企业同时积极响应,执行力非常强悍。

  中国到底要怎么做呢?

2020年初,国家卫健委发派文件,把智慧医院拆分为三个部分:智慧医院管理,智慧临床和智慧服务。

智慧的医院管理的落实,以绩效考核为主;但是年底的绩效考核,有“秋后算账”的意味。很多医生表示:我们工作量很大,一些细节的问题很难避免,但又不想触发考核的“红线”,医生的内心独白是:“如果在诊疗过程中能提醒我一下,那就好了。”因此,智慧医院管理的目标是要把“秋后算账”的绩效考核,拆解为医疗过程中的实时提醒的管理方式。

在过程中做绩效管理,连带出现很多技术困难。中国的医疗信息化建设是一个渐进过程,很多数据库是独立的,所以首先要把数据互联互通互操作串在一起,这就是集成平台,大数医达在这个方面做得已经非常超前了。把集成平台再往前迈进一步,就是医院操作系统了。乔布斯把操作系统做进手机里,于是有了 iPhone;马斯克把操作系统做进汽车里,于是有了 Tesla;我们把操作系统做进医院里,就实现了智慧医院。如果说集成平台重在横向,实现横向的数据互联互通互操作,那么医院操作系统重在纵向,向下连接器械、数据和医疗业务流程,向上支撑各种移动互联网智能应用。

国家卫健委关注哪些智能应用呢?

主要体现在第二部分——智慧临床,包括 CDSS、病历质控、DRG费控、合理用药等等;在临床过程中及时提示医生诊断不要出错,用药不要出错,治疗方案还要兼顾成本等等。

2018年谷歌在 Nature 上发表了一篇论文,用深度学习算法,把病历文书拆解为一连串的Key-Value,从技术角度看,这让 CDSS、合理用药,还是病历质控、费控、绩效考核等等都简化为一份病历不同段落之间 Key-Value 之间口径是否一致,以及不同病历横向对比时,同一组 Key-Value 是否相似。国家卫健委的政策文件说得是目标、彼岸;而谷歌的论文讲的是方案、路径,从此岸到彼岸的路径。

我们向美国同行展示我们的产品,美国同行赞不绝口,不仅因为我们的思路与谷歌几乎同出一辙;而且谷歌发表论文前两个月,我们的产品已经上线,做得又快又扎实。当然我们没必要沾沾自喜,中国人口全球最多;中国电子病历数量全球最多,这是基础。再加上我们政府重视,医院执行力强,因此,我们做得好,是必然的;做不好,反倒是不应该的。

GoogleMedicalBrain 解决方案 

第三部分要讲的是智慧服务。2020的疫情,对于智慧服务客观上有促进作用。据说北京很多医院,今年日均门诊量是去年同期的50%以下,这意味着什么呢?感觉再这么下去,很多医院很难维持正常运营了。因此很多医院不得不开始主动拥抱互联网医院,从线上向线下导流了。

美国也做互联网医院,各家医院自己做,单没有统一规范,而我们中国有规范、有考核。我们中国人从隋朝开始搞科举考试,中国人经历一千多年了的考试与应试。因此考试是政府推动医院进步的重要抓手。

但是很多医院害怕考试,不知道该如何复习备考。前段时间人社局和卫健委联合进行了飞行检查,来到医院查病历,根据收费划价单,核查是否有乱收费现象。据说有些医院被重罚。本来今年医院经营就面临困难,如果再被罚,医院经营立刻面临严重困难。

我们的智慧医院系统,在医生工作站界面的右侧,实时提供提示,让医生避免违规,产品做得简单实用,在医院、医生中很受欢迎。看起来是应对考试,而实质上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把智慧医院管理、智慧临床、智慧服务,切切实实落地到了医院。

原理说起来轻松,但是具体工作就不那么简单了。医院的数据格式不一样,每家医院的就诊流程也千差万别。把项目验收目标对准考核指标,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儿。

我们不怕考核指标多,怕就怕目标漂移,今天这样明天那样,最终无法交付。我们针对考核指标,一项一项落实,所有指标都合格并获得高分了,项目就顺利交付了。

疫情期间,我们大数医达紧跟国家卫健委的指南,连做了五版新冠肺炎线上筛查的产品;同时响应江苏省卫健委指示,在全省 400 多家医院部署,夜以继日两周左右完成部署工作。

此外,我们又根据江苏省卫健委指示,湖北黄石专门做了一整套新冠诊断系统,又为北京的医院开发预问诊系统。疫情期间,每家医院下达任务时,都希望能达到火神山医院建设那样的超高速。我们大数的小伙伴们,从需求梳理到产品上线,一周完成。真正做到了超高速,超高速没有秘籍,靠的是责任心,靠的是拼命。

智能问诊产品7日内完成紧急上线

现在整个江苏省旗下大大小小的医院,全部上线了“健康通”,实现了区域的上下联动。同时在广东有2200个贫困县做了AI医生,人民日报曾整版报导。还有一些特殊的机构,譬如监狱戒毒所,患者外出看病不方便,而戒毒所内医务人员水平有限,通过大数医达所开发的智能医务室,涵盖了国家规定的149种常见病;我们把每一种常见病的诊疗,做成标准套餐,所以有人笑称我们是“麦当劳”式的医务室。因为麦当劳的厨师,不需要高超的烹饪技巧,不需要抖勺;而我们的的智能医务室不需要“大医生”,只需要会打针、抽血简单操作的医生,就能诊治常见病。同时,我们接通了远程诊疗,遇到超出 149常见病的情况,立刻远程会诊,并实施转院。我们在广东一地,就落地了 33 个智能医务室,还有河北也有三个城市正在施工。

总结一下,在智慧医院的实践方面,我们实际上正在超越美国;在学术方面,我们要开始新学科,研究医院操作系统;在行业规范方面,我们要参与并争取引领行业标准的制订。谢谢各位!

You might also like